• 搜了網 | 設為主頁 注冊 | 登錄
    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煤價暴漲 搶購貨車綿延兩公里

    新聞中心

    煤價暴漲 搶購貨車綿延兩公里

    2016/12/21

      煤炭行業一直被認為是產能嚴重過剩,過去幾年里價格低迷,大量企業處于微利甚至虧損的境地。不過從今年3月中旬以來,情況卻發生了變化,隨著煤炭價格快速上漲,在部分主產區,甚至出現了排隊等煤的場景,一起到產煤區陜西榆林去看看。

       煤價半年翻一番,從無人問津到供不應求

      還沒到楊伙盤煤礦,就能看到排隊的卡車,綿延兩公里。煤礦門口更是擠滿了等待裝煤的大車。車輛的上方是一條火車運煤專線,每幾分鐘就有一輛運煤車呼嘯而過。陜西榆林這個煤炭主產區的各個礦井,四年來次這樣興旺繁忙。

      記者:去年的這個時候會有這么多嗎?

      陜西榆林楊伙盤煤礦礦長王飛:沒有這么多,斷斷續續的。

      記者:一天大概能有多少?

      陜西榆林楊伙盤煤礦礦長王飛:一天也就是二百臺左右。

      記者:咱們現在一天有多少?

      陜西榆林楊伙盤煤礦礦長王飛:現在應該有四百臺吧。

      在榆樹灣煤礦的貨場,記者看到大部分地方都空著,工作人員說現在庫存只剩下幾千噸了,而去年這個時候庫存多有20萬噸,場地全被堆滿了,虧本銷售都沒人買。

      陜西榆林能源榆神煤電運銷一部部長張班虎:今年不需要出去找用戶,現在出現的問題就是說我們的產能,產量有限,用戶是供不應求的。每天生產就是鐵路拉6列煤,可能我們的用戶上面要的每天10列都滿足不了。

      今年4月份以前,榆林地區動力煤坑口價也就在每噸200元左右,隨后價格開始回升,短短半年時間,煤價已經到了400元左右,這也迅速扭轉了煤礦連續數年虧損的局面。

      記者:5月份之前,我們煤大概多少錢一噸?

      陜西榆林楊伙盤煤礦礦長王飛:160塊錢左右。

      記者:到現在呢?

      陜西榆林楊伙盤煤礦礦長王飛:現在370。

      陜西榆林能源榆神煤電運銷一部部長張班虎:去年銷售的時候,我們是發了580萬噸,虧了1.4億,F在410車板價,但是鐵路上銷售這個完全成本價在260左右肯定盈利。

       限產遭遇低庫存,供需錯位推高價

      煤炭市場確實是紅火,價格漲了一倍也不愁賣。那么是什么導致了煤炭價格的上漲呢?

      9月后一個周六的下午,榆樹灣煤礦的副斜井異常冷清,負責接送工人的運輸車也在車場停的整整齊齊。負責人告訴我們,按照主管部門的限產令,他們從五月份開始,每個周末都停產。

      陜西榆林榆樹灣煤礦副總經理楊勁飛:原來這個時候正好是工人上下班的時間,人員是很多的,今年就顯得很冷清了,現在就是排水的,通風的,檢修設備的一些工人,正兒八經的生產工人沒下井。

      今年4月,國家發改委、人社部、國家能源局和國家煤炭安監局聯合發布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和改善煤炭生產經營秩序的通知》,要求全國煤礦自2016年起全年作業時間不超過276個工作日,以推動煤礦減產。

      陜西榆林榆樹灣煤礦副總經理楊勁飛:去年是一千萬噸,今年是840萬噸,減少160萬噸。 記者:比例大概是多少?

      陜西榆林榆樹灣煤礦副總經理楊勁飛:比例就是16%。

      陜西榆林楊伙盤煤礦礦長王飛:設計產能是四百萬噸。減下來336萬。

      記者:減少的比例大概在多少?

      陜西榆林楊伙盤煤礦礦長王飛:20%左右吧。

      與煤炭減產對應的,卻是需求不斷攀升。據了解,七八月份正值夏季用電高峰,電廠本來對煤炭的需求就高,加上南方洪澇災害影響物流運輸,加劇了市場煤炭的供應緊張,煤炭價格在短時間內迅速上漲。而此時,貿易商的進場,又給煤價加了一把火。在陜西榆林,貿易商鄭偉告訴記者,受煤價上漲吸引,不少貿易商都在短時間里迅速建起了高庫存。

      記者:花了多長時間開始做到二十萬噸?

      陜西榆林三愚能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鄭偉:花了半個多月的時間吧,不到一個月。7月份之前可能就是一兩萬噸,兩三萬噸庫存。

      煤礦限產,電廠缺煤,供需關系已經緊張,貿易商的進場更是加劇了供需矛盾。在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,七月份開始,煤價上漲的速度明顯加快。數據顯示,4月到6月3個月的時間,榆林地區煤炭坑口價上漲了80元;而七八兩個月就上漲了100多元,上漲速度明顯加快。

       超限新規推高運費,煤價再獲支撐

      經過連續多個月的上漲,業內普遍預期煤炭價格會逐漸平穩甚至回落,但就在九月后一周,動力煤指數卻再次發力,沖到548元的歷史高位。那么除了供需,還有什么因素在支撐煤炭價格呢?

      陜晉交界的高速路上,交警大隊副大隊長王飛正在進行日常巡邏。他告訴記者,這條路是陜西煤炭出省的主干道,運煤車擁堵是常有的事。然而,就在10多天以前,這條路上卻少有的出現連續多天不堵車的情況。

      陜西榆林交警支隊府谷中隊副支隊長王飛:20號沒有車,來多少就走多少。

      陜西榆林公安局交警支隊副支隊長高嶺:20號以后、21號以后,車輛在原來的基礎上下降了30%到40%。

      運煤車減少的直接原因,是9月21日《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》開始實施,以主流的六軸運煤車為例,以前能拉37噸煤,現在只能拉30噸左右,受此影響,司機的收入至少下降20%。因此,大量貨車開始停運觀望。直到運費上漲,流量才又有所恢復。

      記者:你以前這一噸運費多少錢?

      司機:以前我們跑的那個上站是七十來塊錢,現在漲成九十了。

      陜西榆林公路局治超辦公室主任武虎龍:六軸車大概運費要漲到25%。前4后8,三十一噸,比原來就少拉九噸,那么就是運價就要上漲到40%左右,才能達到原來的運輸水平。

      運費上漲,意味著煤炭成本增加,而更直接的問題是車輛的運力下降,使得煤炭的運輸周期大為延長,這也直接導致9月21日以后,一個周之內,秦皇島動力煤價格進一步上漲3.2%之多。

      中輝期貨黑色產業分析師尹立功:本身實施超限政策的時候市場煤炭的供應偏緊了一些,在偏緊的情況下,這種運力降低了意味著可供給終端的量降低,引發了下游的企業對于市場供應進展的情緒的加劇,我買煤更不好買了,市場上看漲的情緒更加強烈了。

    相關產品

    相關資訊

    產品系列

    企業電子地圖
    企業視頻展示
    在線給我留言
    在線和我洽談

    友情鏈接

    河南省遠征冶金科技有限公司
    周老師10:58:01
    您好,歡迎光臨河南省遠征冶金科技有限公司,請發送您要咨詢的內容。
    手机购彩助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